MBA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故事 > 番外三
林誉之现在像一片刚被暴风雨袭击后的凌乱山林。

他躺在了林格的身边。

两人分享了两个被子,其中一个,是林誉之打前台电话,请他们送上来的。

服务员送被子上来时,林格在洗澡,林誉之起初坐在房间的床上,渐渐地,听着水声,他沉默地推门出去,在走廊上站定。寸土寸金的地方,尽可能地压缩着不必要的公共空间,走廊狭窄而低暗,声控灯暗下去,尽头的窗外也是黑色的,沉如暴雨前的低低气压。有大学生情侣一前一后地从他面前经过,大约对出现在这里的目的都心知肚明,一男一女也低着头,如三个狭路相逢的贼。

刚才的林格也是这样。

低着头,小蘑菇一样,跟在他身后,默默地走过漆黑的欲望长廊。

林誉之取出手机看。

已经九点半了。

他这个时候回学校,还来得及。

但他没有,只是在门口沉默地站了半小时后,折身推开房门。

洗过澡吹干头发的妹妹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留出了好大一块儿面积,给自己的兄长。她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中犹如星星,熠熠着璀璨的光辉。

林誉之去了卫生间。

他没有睡衣,洗漱后仍旧穿原来的衣服。这里的酒店又窄又小,但坦白来讲,家中的浴室也并不比这里宽裕——林誉之却油然地有着强烈的羞耻心。

这羞耻心的来源应当是走廊上的那对爱侣,酒店房间床头柜上放置的小雨衣,另一侧明晃晃的“请扫码支付购买”的自助售卖小机器,里面放置着润滑液和用途不明、标注着延时的东西。

林誉之沉静躺平,用被子将自己盖紧;这种酒店的被子永远没有家中的柔软蓬松,就连雪白的被罩上都有一点淡淡的、生豆子和肥皂水的味道。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听到旁边的林格小声发问:“哥哥,你困吗?”

林誉之说:“还好。”

她小声说:“我现在一点儿也不困。”

妹妹的呼吸像闷热夏天的风,林誉之像一朵成熟的蒲公英,他不得不侧过身体。

“可能是认床,”林誉之说,“闭上眼,什么都不想,一会儿就睡着了。”

得到的是妹妹很低的回应,轻轻的嗯,如落叶般那么轻。

很奇怪。

林格每日每天都叽叽喳喳,话语不停,林誉之却觉得她很“轻”。不是轻盈的轻,而是那种易碎的、需要照顾的轻。

林誉之想,自己可以体谅妹妹的心情。她的成绩算不上拔尖,且起伏较大,或许这一次考得极佳,下一次不留神,多错了几l道题,名次就滑落到十名开外。

从妹妹高考结束后,林誉之没有提过她的成绩,也不问她此次发挥如何。他也不好给自己兄长的身份冠以修饰,说不出是严厉,亦或者宽容——平时学习时严格督促她,但成绩出来后,无论好坏,林誉之都不会因这既定的结果而迁怒妹妹。

他只知,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哥哥。

因此刻的林誉之,用了男性对待异性的方式去形容她。

一个仿佛快要碎掉的妹妹,轻轻地躺在他的身边,和他盖同一床被,呼吸声轻微,有月季花般味道的香气。林誉之必须压抑住自己想要拥抱她的双手。

“……我控制不住,()”林格说,我怕我考不上这边的学校,他们的录取分数线都好高。?()”

林誉之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结果出来前,也别给自己设定坏的结局。”

他没说,万一考不上还会怎样怎样,这些假定糟糕成绩的安慰只能令妹妹惴惴不安,正如他控制自己不去想,如果两个人真的没有血缘关系,今日的场景该有多么暧昧。

身上的被子很冷,冷到好像从诞生起就再没有晒过太阳,冷到可以称之为凄凉。林誉之捏住被子凉凉的边角,碾了一碾,忽有些无力的惭怍。

倘若能再有些钱就好了,那就不用只能订这种酒店,不用妹妹盖这样的被子。她还在长身体,又在为成绩担心,盖这样的被子,一定睡不好。

林格说:“我一定要考到这边。”

林誉之说:“之前不是还想去上海吗?”

“不去了,”林格说,“我想和你在一块儿。”

林誉之理智分析,选择用哥哥的思维来帮助妹妹:“按照你发挥正常时的成绩,如果不局限于地域的话,可选择的学校和专业会——”

“我不要,”林格用被子盖住脸,闷声闷气地重复刚才的话,“我就要和你在一块儿。”

她还是一样的孩子气,执拗、赌气,说话时的语气都和以前一模一样。这种拒绝沟通的固执让林誉之想笑,他还想再劝,冷不丁听到隔壁的声音,并不压抑,大约是隔壁,有规律地响。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林誉之催促林格:“快睡觉。”

林格说:“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林誉之说:“没有,你可能太紧张了,出现了幻听。”

林格:“喔。”

又隔一阵,林格说:“不对,真的有声音哎,哥你听到了吗?好像有女人在哭,她还在叫哥哥,是不是有人在打架啊?”

林誉之紧绷一张脸:“可能是闹鬼。”

话音刚落,林格尖叫一声,闷头往他被子里钻,惊慌失措,声音吓得哆嗦:“什么?”

林誉之眼疾手快,按住被子,阻止妹妹的进攻,他懊恼这个情急之下的拙劣谎言——但是,但是,如何让一个兄长放下沉重的负担、向妹妹解释隔壁的真实动静。他并不擅长这个,能照顾妹妹一切日常起居的哥哥,却无法对她做出两性的解释。

他只能继续维持哥哥的严厉一面:“睡觉。”

这样的严厉,收获了妹妹的惴惴不安,林格嘀咕:“你吓到我了。”

林誉之想。

如果你知道此刻我在想什么,才会真正地被吓到。

()接下来的几l日,林誉之尽力地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他必须对自己内心的躁动保密,压下那隐秘的肮脏,若无其事地继续做一个好哥哥。

他依然不得不承认,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已经无法再像年少时那样了解妹妹。林格已经长大了。

长成了不再是能够一眼看透的姑娘。

她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也有对他的单纯依赖——单纯的兄妹之谊。

这是林誉之罪恶感的来源。

她大约只当他是血亲的哥哥。

林誉之也尝试纠正自己的bug,尽力去接近她的期望。

倘若那次他真的成功“纠正”,这两晚不过是他们身在异乡中情不自禁的一点慰藉,如冰雪中长途跋涉的旅人下意识依偎取暖。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世上没有“倘若”,没有早知如此,没有何必当初。

林格的短暂假期结束,林誉之送林格去高铁站乘车,看着妹妹跟随排队的人群入了闸机口,她在进去后仍频频回望,看他时的眼神如惊惶的小鸟,一身羽毛挂满淋湿的雨露。

他对临别时的这几l眼印象如此深刻。

彼时尚没有其他的心思,林誉之愈发留意新的工作机会。他迫切地需要金钱来改变现状,童年及少年时期最不屑的东西,现今成了最缺乏之物。

推掉多余的聚会,谢绝不必要的娱乐活动,林誉之冷静地压榨着自己的时间,将学习、生活与娱乐干脆利落地进行切割。

他并不需要过多的休息,也不想将珍贵的时间放在冗余的人际关系维护之上。

林格的大学学费一直存着,国内的学费并不算高,更何况还能申请助学贷款,这些不算什么;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生活费这一项上,林誉之并不觉自己可怜,但想到捉襟见肘的妹妹——

不行。

林誉之找到了一份暑假留校的兼职,毕竟是一线城市,兼职机会更多、报酬更优渥。

他也需要这个时间来冷静,冷静地分开兄妹间不该存在的情愫。

于是,林誉之同林格打电话,自若地告诉她,自己这次暑假不回去了,叮嘱她好好在家陪妈妈;他要在这里兼职……

他没听出林格的声音有什么异样,电话那边,妹妹说好,很自然,没有多问。

也正是如此,在当天晚上十一点,踏出图书馆大门后,林誉之看到台阶下瑟瑟发抖的林格,才会震惊到话都说不出。

暑热的夜晚冷如凉绸,妹妹穿着一单薄的裙子,薄到似乎风一吹就飘了,她搂着双肩,茫然地在人群中一一辨认,像迷途的羔羊。

林誉之几l乎是一步二个台阶,急急下去,还未开口质问,林格已然惊喜地扑上前,热切地抱住他:“林誉之!我可算找到你了!!!”

林誉之骂她的话猝不及防地闷在咽喉中,比声音更先抵达的是她柔软的拥抱,几l乎是瞬时,他意识到妹妹并没有穿胸衣。

这个认知令林誉之瞬间头皮发麻,冷着脸,掐住林格后脖颈,把她从自己身上拉开。

那时他还不知。

这是林格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