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要被人攻略的反派是我竹马 > 4、【七脉争锋04】
空气陷入沉默。


“自然是晏道长告诉我的呀。”


有些心虚的白珊反应过来,拍拍管不住的嘴,连忙解释:


“晏道长说,他有一个从小长大的青梅,名字就叫鱼阙,所以我对道长一见如故。”


“想不到晏道友说的是真的呀!”


她故作惊喜。


“你和他如此相熟么?”鱼阙问。


“相熟……算不上,但我们是、我们是朋友嘛,有时候聊天会说起这些的,鱼道长明白的吧?朋友之间聊天会说起自己过去的事情。”


他怎么可能跟她说这些,愿意在风化及面前搭理一句就不错了。


白珊感觉很挫败。


晏琼池会和别人分享他们的过去么?


他不会,他们一同憎恨那段往事。


鱼阙看了看月亮,淡淡说句知道了:“早些睡吧,明天还要打起精神应对训诫堂。”


“好吧,鱼道长晚安。”


白珊又补一句,非常真诚:“如果我能顺利脱身,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嗯,好。”


鱼阙不再理会她,左右再睡不着,于是从床上坐起来,盘腿打坐修炼。


*


月光照进白珊的床边,亮晃晃的,叫人闭眼不是睁眼也不是。


白珊睡不着,点开系统。


她看着系统面板【道具兑换】一栏,这些天做任务的攒下来的积分不多,她看了商城的货品,发现这点积分只够换一瓶听话水。


要用么?


听话水能够令路人npc无条件帮助自己一次,要用在哪里?


白珊垂眉,很泄气地翻了个身。


这回又该怎么办?


*


九枢塔的事件很快传回七大仙门。


掌训长老认为魔洲之人甚是狂妄,居然敢这样蔑视九枢塔戒律以及仙门的品行,要求对白骷殿弟子服用魔药一事彻查。


在九枢塔被杀的修士是东皇殿的青岩真君,训诫堂应东皇殿的请求严肃审问出现在雅间内的嫌疑人鱼阙。


仙林宫对此并无异议,如果真是仙林宫弟子所为,必须严惩不贷。


师姐追萤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认为此事和鱼阙没有关系,小师妹什么品行,她会不清楚?


况且要审她应该由师尊来决定,对于训诫堂不由分说关押鱼阙的行为很是不满,认定这是欺侮了草台峰的颜面。


在得到师尊同意后,追萤骑上御灵,气势汹汹奔赴揽仙城九枢塔。


*


训诫堂内,由七大仙门掌训长老组成的审判团,正在对鱼阙发难。


“堂下仙林宫弟子鱼阙,你可知罪?”


昨日他们用聚魂试图召唤青岩真君的神魂,可是什么也捕捉不到,可见凶手极其狠毒,连一丝活路也不曾留下。


他们简单调查过这个名为鱼阙的仙林宫弟子,发现此人虽然品行端正,但事发蹊跷,若是和魔修勾结害死青岩真君也未可知。


“天道在上,青岩真君并非我所杀。”


鱼阙被缚恶绳反剪双手,坐在堂中,非常冷静,“弟子无罪。”


“那你为何会出现在青岩真君的雅间内?”


“当时弟子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为保证九枢塔的安全,我便循着这股气息一路寻到了青岩真君门前。”


“好一个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你可能证明?”


东皇殿的长老对鱼阙的说辞不满,拍案道:“我们并未在青岩身上找到什么异常。”


“青岩真君乃是东皇殿掌殿长老之一,今日莫名其妙死了,你作为嫌疑人,若是不能给出合理解释,便令你师尊亲自前来做保!”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气势,鱼阙想了想,不得已开口说:“我乃东洲鱼氏,身负秘术双鱼瞳,我正是借着双鱼瞳看出蹊跷,一路追查不想才进入青岩真君的雅间,正好撞见青岩真君被杀。”


不止七大仙门声势显赫,同样存在着大小很多世家宗门,其中最厉害的六大世族和七大仙门并称——七脉六族。


每个世家里都有自己不同于仙门流传的术法。曾经的鱼氏在东洲也是名气不小的世家宗门,世代为水系灵根,供奉着龙祖神位。


据说鱼氏先祖从龙那里学来了传闻中的腾蛟御海之术。


仰仗这份恩赐建立了太行鱼氏,内藏海国秘铁,腾蛟御海之术被一分为二,分别是《太九海国秘籍》和《东阳慈青十一境》。


上本是鱼氏弟子通用技能,下本则被珍藏起来不准翻阅修习,二者合起来就是完整的腾蛟御海之术。


可一百多年前的某个夜晚,鱼氏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腾蛟御海之术彻底失传。


掌训长老们自然知道鱼氏的秘术,当然也知道鱼氏被覆灭的消息,大概也是想不到鱼氏还有后人。


一时间神色各异,纷纷审视起了鱼阙。


同样,堂下的鱼阙也在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她试图在他们脸上捕捉到某些蛛丝马迹,毕竟鱼氏陨落时在中洲引起过轩然大波,七大仙门人脉关系复杂,想必会有人知晓些内情。


可这些长老表情并无不对。


鱼阙没察觉出异常,谦卑地垂下眼帘,这时她的口才好了起来:


“弟子修为不过结丹,万万做不到能将青岩道君逼至抽剑自卫还被斩杀的份上。”


“弟子也确实是为了解救白姑娘才追寻那股不同寻常的气味来到青岩真君的雅间。只不过推开门时发现青岩真君已死。弟子在真君的口缝里察觉到黑雾,还请诸位长老能够多方调查。”


“愿以天道和龙祖的名义起誓,青岩真君绝非我所害,若是言语有虚,我愿意承受仙门的任何惩罚。”


反正人确实不是她杀的,没必要心虚。


训诫堂内沉默了好一阵。


半响过后,仙林宫的长老发话,“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仙门弟子所为,没必要为难她,放回去叫几个弟子看着就是。若真是冤枉也就罢了,有异常即刻捉回训诫堂。”


“让训诫堂去寻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出过青岩真君雅间,或者有什么仇人,一并彻查。”


在几个掌训长老的商讨下,暂时洗脱嫌疑的鱼阙被释放。


训诫堂的人才松了她的缚恶绳,白珊就被人押上来,摁在堂中。


风化及和黎含光这时也赶来为白珊作证。


比起鱼阙出现在凶案现场,她的可疑之处更多。


在白珊可怜巴巴的眼神里,鱼阙正犹豫要不要为她作证。


可是这无疑又是再次把自己往火坑上推。有关他的事情,别插手才是上策。


身披草台峰大弟子法衣的师姐追萤总算赶来,闯入训诫堂正要辩护,却发现堂中坐着的人不是鱼阙。


小师妹鱼阙站在一旁,神情犹豫。


追萤走至鱼阙身边,奇怪地问:“你这是已经审完了?”


“嗯。”


她活动手腕,看向白珊,“但是白姑娘……”


“你没事就行,其他人不必在意。”


追萤拉起她就走。


“真是不长记性,你把不该把自己置于险地的。”两人出了训诫堂,追萤就恨铁不成钢似的戳鱼阙的脑袋:


“我说别在擂台上给草台峰丢人,这下可好了?”仙林宫边缘的草台峰可是狠狠秀了一把存在感。


“是我的错。”


鱼阙没有反驳,这事确实是她做得不对,她不该插手闲事。


“行了,七脉争锋停赛,你我先回仙林馆好生歇息一番。”追萤不好责怪她,“我有话跟你说……”


“站住。”


一柄剑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鱼阙抬头一看,拦住她们的人正是东皇殿弟子,个个手执利剑,表情悲愤,一看就是来为青岩真君讨说法的。


“干什么?”


追萤一把鱼阙藏在身后,拿出那副嫡传大师姐应有的气势:“训诫堂势力范围内对七脉弟子亮剑,这不符合戒律吧?”


“你杀了青岩道君。”


领头那个弟子向前一步,咬牙切齿,“是你杀了我的师尊?!”


“不是我,”鱼阙面无表情,“我无罪,训诫堂和掌训长老可以证明。”


“贼总说自己无罪,你若是无罪又为何会恰好出现在青岩真君雅间内?”


自己师尊被杀,而凶手要从眼皮子底下逃走,妖洲这群疯子肯定不会同意的。


“人族仙门与我妖修不合已久,怕是……”


其他弟子附和,“蓄意谋杀!”


“我与你们青岩真君此前并不相识,没有利害得失,没有理由要害他。”


鱼阙也并不惧怕这些人,淡声开口:


“若是真想为青岩真君报仇,就应该尽心力去收集交恶之人的线索,何苦在此和我争缠?”


“师父他、他就是……就是吃了你们仙林宫的丹药!”那妖洲东皇殿弟子见两人一脸冷漠,几乎要贴上来揪住鱼阙的领子,赤目怒喝:


“就算跟你没有关系,那也——是你们害的!”


丹药?


鱼阙眉头一皱,“什么丹药?”


“行了!”


眼看要无休止争缠下去,追萤呵斥:“你这妖修休要在训诫堂前空口污蔑仙林宫。我可知道一些你们东皇殿的秘闻,在此不方便在青天白日之下说出来吧?”


“今日也算我给训诫堂面子,不然你们是什么东西——敢在我追萤面前,对我师妹摆出这幅咄咄逼人的模样?!”


东皇殿在七大仙门中是较为特殊的一个,东皇殿的弟子皆为妖修,以饲养灵兽御兽见长,崇东皇太一悟自然之道。


追萤不喜欢妖修。


鱼阙记得她给的理由,是妖族在几百年前和魔洲来往非常密切,甚至在魔洲发动魔潮为祸天下时助纣为虐。


但魔洲呈颓败之势时又倒戈人族,用仙人的法器背刺了魔尊,使得魔尊元神四散天下。


魔洲被天师封印之后,妖洲的成立了妖修学府东皇殿,和当时的金木水火土风六仙门并称七脉。


追萤觉得妖洲此举虽然有功于天下,但是毕竟是妖,异族之心反复无常。


那群东皇殿的弟子显然是被追萤的轻蔑语气刺激到了,举起剑来施法,像是要跟她们拼个你死我活。


鱼阙下意识地拔出背上的衔尾剑护住师姐,被追萤摁回去眼神警告:“在训诫堂的地盘亮剑,你是想再进去一次么?”


果不其然,训诫堂的金执卫及时出手拦截。


东皇殿弟子是报着为师报仇的决心来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屈服,爬起来挣扎却又被击倒。


鱼阙在混乱中被师姐拉走。


她听到有人在呼唤她,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怒发冲冠的东皇殿弟子的脸部赫然是一只巨大的鱼头。


他开开合合的口里重复一句话:


找、到、你、了——


但又定睛一看,发现那人的脸并无异样。


鱼阙莫名心悸,摇摇头,只当是自己眼花。


“没脑子的东西。依我看,中洲就该紧些提防这些妖修。”


回到仙林馆后,追萤语气愤怒:


“说不定东皇殿那真君就是和魔洲的勾结在一起了,要么反噬要么就是走水,谁说得清楚?”


鱼阙在一旁认同地点点头:


“我在青岩真君口中发现了黑雾,但他死后并没有被吞噬,这点很奇怪,大概是和那个白骷殿弟子有联系的罢……还有刚才那些人说的,丹药?”


“……什么丹药不丹药的,咱们仙林宫出去的丹药绝无害人的用处,真有什么训诫堂和仙门也会查到的,别想这事了。实在不行,师尊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


追萤将她拉至一旁坐下,问:“你老实跟我说,你那两片鳞甲到底是什么来头?”


“师尊可是有线索了?”


鱼阙想起来自己的那两片鳞甲,挠了挠眉毛,“发生了什么?”


“师尊脸色原先是好的,但是在开解你的鳞片时,那脸色一沉,黑得好似丹炉底下那层灰,”追萤想起来师尊的臭脸,有些悻悻:


“我也没敢问,师尊很久没有露出这种神情,叫人怕得不得了。”


鱼阙若有所思,抬头见追萤的眼神,又心虚道:“大约就是什么普通的鳞甲罢。”


*


草台峰,雪浪道殿。


身着儒雅青衫的男子坐在丹炉前,拿着一柄白玉长勺在拨动面前的炭火。


殿内摆放着弟子们送来的灵植课业的培训成果,灵植蒸腾着纱一样的雾气,萦绕殿中。


在他边上的桌子上放着两枚鳞片,黑色的雾气已经被清楚干净,在薄雾里泛着莹白的光。


“师尊。”


一个清瘦少年进了道殿,对那男子拱手一拜,“唤弟子前来有何吩咐?”


少年正是鱼阙的三师兄,楚落笙。


“中州出现不明原因导致的灵兽发狂,你知道吧?落笙。”


有鸟儿落在越碎稚身边,衔走地上散落的一两颗小果,“各大仙门都在调查此事,可因为黑雾能够吞噬死去的灵兽而无功而返。”


“徒儿知晓。”


“你也去揽仙城调查罢,”火光摇曳在越碎稚眼中,“最好能亲自拜访霁水,询问她线索,谨慎用词。”


“是。”


楚洛笙再拜,而后转身出雪浪道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