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回响 > 17、玩玩游戏
和祝今禾的排练并不愉快,中途许多次乔可离都想甩手不干了。


“你独唱行不行?这歌词……”乔可离躺在舞蹈室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哀叹。


怎么一句比一句黏?


[其实你是个心狠又手辣的小偷。]1


[我的心我的呼吸和名字都偷走。]2


歌词挺甜的,如果和她对唱的不是祝今禾就好了。


昨天她想反抗这件事儿,找到了邱恩,但是没想到对方先一步说出了想法——


“之前就有人说读书好的都是书呆子,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你看这次我们班弄了这么多节目,学习最好的同学还有单独表演,你们加油,好好打消一下这些同学的老旧思想。”


乔可离之前怎么不知道邱恩这么在意别人的话?


她生无可恋,只能按照计划去排练。


音乐播放到那句“机车后座的我逃离了平庸”时,倏地被人按了暂停。


她听见祝今禾的询问:“会开机车吗?”


乔可离不回答。


她写作业都没时间,哪有时间搞这种东西。


“想开吗?”祝今禾又问。


乔可离眼睫动了动。


依旧没说话。


“乔可离。”


“乔可离。”


“乔可离。”


祝今禾的声音突然变近。


蹲在她头顶方位,低头看她。


猝不及防对上她的眼眸,浅色瞳孔,眼睫纤长,白皙的皮肤看不见任何毛孔,高马尾发梢随着她的动作划过她的天鹅颈,唇角挂着与她冷淡眉眼毫不相干的温和笑容。


乔可离顿了下,这人每次叫她名字听上去都像是在叫“巧克力”,虽然两个音是挺像的,她姥姥也总说她的名字和这相关。


但是,也不至于次次叫她时,听上去都像是“巧克力”。


乔可离皱眉:“干嘛?”


这人平日里看上去不是挺高冷的吗?还是说都是立的人设?现在没人了就暴露了真性格?


“问你话。”


“没听见。”


祝今禾也没生气,又重复了一遍。


乔可离笑:“你下次开的时候提前跟我说。”


祝今禾:“嗯?”


乔可离微笑:“我帮你叫警察。”


祝今禾:“……”


过了几秒,祝今禾弱不可闻地轻笑了声:“明年三月十五。”


乔可离偏头:“?”


祝今禾弯唇:“我成年。”


“……”


都成年了她还叫什么警察。


其实机车这个提议她挺心动的。循规蹈矩的生活过久了,难免生出叛逆的心思。


如果对方不是祝今禾的话,她能够说走就走。


“乔可离。”


“又干嘛?”


“我饿了。”


“饿了你去吃饭啊,你看着我干嘛,我能给你变东西出来?”


乔可离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这歌词,她怎么也唱不明白,浪费她学习的时间已经够烦了。


祝今禾不说话,轻抿着唇:“我定了饭店,我们出去吃。”


乔可离:“不去。”


“要么继续唱,要么就去吃饭,你选吧。”


乔可离刷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也不想听祝今禾的话,但是偏偏祝今禾已经会唱了,现在只是负责教会她。


“吃饭!”乔可离摆摆手,“民以食为天,吃饭最要紧。”


跟在她身后的祝今禾唇角微微上扬。


果然,能当朋友肯定有共同之处。


熟悉之后,才会在不经意时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性格。


两人出了校门。


乔可离原想说自己不饿,但路过小吃街却忍不住张望了起来。


“煎饼吃吗?”


“不。”


“豆腐脑吃吗。”


“不。”


“蛋饼吃吗?”


“……”


乔可离顿了下,低头看着那只抓着自己手腕的手,纤长白皙,月牙白的指甲盖微微用着力。


“?”


不等她出声,祝今禾已经将她拉了过去。


一辆小车从她旁边飞驰而过。


祝今禾没有松开她,继续将她往那家蛋饼店带。


一时间乔可离分不清她这是想拉她去蛋饼店恰巧救了她,还是救她然后顺便拉她去蛋饼店。


犹豫间错失了最佳质问机会,再眨眼祝今禾已经和店老板说了要两个蛋饼的要求。


乔可离从她手心里挣脱,她没用力,微微一挣便挣脱开了。


那阵温热从她手腕处渐渐消散,恍惚间她才反应过来祝今禾手心里全是汗。


四五度的天很热吗?


“你很热吗?”乔可离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祝今禾将买好的蛋饼递给她,像是猜到她不会拿,直接硬塞到她嘴里,淡淡道:“冷。”


乔可离皱眉抿唇,想骂她嘴又被堵着。


还挺好吃,她咀嚼了下。


说着饿了的人,却一口没动,甚至还问她要不要再吃一块。


乔可离摇头。


看在美食的份上也不和她计较了。


祝今禾拒绝她的现金交易。


但毕竟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不可能白吃东西。


于是,她停在了某处。


“老板,来两份臭豆腐,多折耳根多香菜。”


然后对祝今禾说,“我可不是白吃白喝的人,这算是以物换物,扯平了。”


祝今禾眨眼,顿了顿步子。


“其实我不缺这点。”


乔可离微笑:“我不是这种人。”


“这个很好吃的,我知道你没吃过,你尝尝。”


祝今禾紧皱眉头。


她确实没吃过臭豆腐,但闻这个味道已经到了她的极限。


更甚至她连小吃街都很少进,家里有阿姨,想吃什么和她们说一声就行。


“你尝啊。”乔可离抿唇,她这也算不上故意整蛊她,臭豆腐确实很好吃,在各大美食街都很有名。


“你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你吃过一次肯定会爱上。”


难得看见对她不那么尖锐反感,算得上温柔的乔可离。


虽然从她的表情很难看出来究竟是惩罚还是奖励。


祝今禾微微张唇。


“?”


“大小姐,你右手是摆设吗?”


刚才说对她难得温柔,这会就变回了之前的状态。祝今禾沉默地接过她手中的那一小碗臭豆腐。


忍着味道,用木签翻了翻。


乔可离神情逐渐变得不耐:“你不吃算了。”


等她伸手想夺过时,祝今禾低头咬了一口,轻轻咀嚼,像是在强迫自己接受,又像是在回味。


乔可离没说话,只看着她。


祝今禾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有些惊讶:“还挺不错。”


乔可离这才冷哼了声。


“真当谁要下毒害你似的。”


祝今禾笑容温和,说了声谢谢。


乔可离有些不自在,这样的感觉很奇妙。


“那你,再试试香菜和折耳根。”


有了之前的感受,祝今禾没再犹豫。


几秒后,她刚松开的眉头逐渐又紧皱起来,半晌才说:


“接受无能。”


乔可离也没生气,转过身往前走,小声嘟囔:“所以说,我们不是一路人,吃饭点菜都点不到一块去。”


梁晓雨和段小璇她们三个的口味相近,很多人吃不惯的折耳根香菜对她们来说都是必需品。


祝今禾低头望着自己手里那碗有黑有绿有红有白的东西,沉默着跟上了乔可离的步伐。


“好了,回去吧。”


吃饱之后,乔可离面朝学校,和祝今禾说,“哦对,你不是定了饭店吗?你去吃吧。”


祝今禾:“?”


现在才想起这件事是不是太晚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去。”


“唱歌一天速成。”


“不信。”


“走吧。”


“……”


“就这里?”


乔可离站在游戏厅外,微微偏头看向旁边的人。


“正好路过,那就先玩玩吧。”祝今禾说。


乔可离皱眉:“有这个时间我不如写两道题。”


说完转身就要走。


祝今禾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手腕。


“你别把自己逼得太紧,”祝今禾说,“休息一会儿不碍事。”


“不。”乔可离果断拒绝。


祝今禾笑:“你不会是怕输吧?”


乔可离向来不吃激将法,她微笑着点头:“是的呢。”


祝今禾似乎也猜到她不吃这一套。


“那……只能委屈你自己练了。”


乔可离:“……”


说来说去,这会儿任务没完成的人是她,事实上祝今禾去哪儿玩都和她没关系。


祝今禾走了两步,身后传来细碎的声音。她弯唇,恍若未闻,步履未停。


“祝今禾,”乔可离追了上来,和她并肩,“一天速成法真的假的?”


要是一天就能排练好,那她还可以省下来一天半时间用来学习。


原本说走个过场就好,偏偏乔可离好强,总觉得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到最好。


祝今禾未语,指了指旁边的机器:“先玩游戏。”


“先玩个最简单的,捕鱼达人。”


乔可离。


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方面你确实有不足。


忍忍。


“我去买……”乔可离话还没说完,工作人员就推着小推车停在她们面前。


“还是像以前一样取五百个币?”那人问。


祝今禾点头,从她手里接过装满游戏币的盒子。


原来是这里的常客。


乔可离轻抿唇:“我不用你的。”


祝今禾挑眉,直接投了三个币。


“你今天辛苦了,我请客应该的。”


乔可离没动。


祝今禾又道:“行吧,其实我是想借你的化学笔记。”


乔可离:“?”


前两天祝今禾有事耽搁没来学校,漏了两节课。


“所以你今天这么殷勤是为了借我笔记?”


“不然?”祝今禾抖落着手里的游戏币,催促她开始,“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