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茅山一代 > 第六章:极阴之地
伊云与王信迅速赶到了现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团团卷起了尘土的小型龙卷风,围绕着一小块荒地若隐若现地飞速旋转,山里的鸟儿到处乱飞,地上的老鼠到处乱窜,生长在荒地周围的松树被风吹得窸窣作响,伊云敏锐地察觉到了阴极的具体位置,虽然用肉眼看不见它,但是可以根据其磁场朝四面八方发散的强弱,运用阴阳法术·定位,在自己的思维之中勾勒出阴极大体的形状,她通过初步地感知,觉察到阴极的大小差不多跟一辆小轿车一样大,其边缘无定形,它的形状只能说是趋于球形,并以缓慢的速度围绕着一个轴心,做着小幅度地绕圆运动,人越是靠近这阴极,眩晕感和失重感就越来越明显,率先赶来的刘大全正带领着自己的弟子们,忙着把刚刚因眩晕而倒地的阴阳法师们从地上拖离阴极,一清大师则是站在受阴极影响较强的地方,闭着双眼,聚精会神地掐着手指在计算着什么,伊云先是与王信围绕着阴极跑了一圈,看了看现场的人员情状,之后她便和王信一起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并迅速对各自负责的事项做出了明确的分工,伊云是负责把闻讯赶来的阴阳法师和警官们组织起来,有序地对阴极进行封锁,并协助刘大全把身体出现问题的人拖离阴极,王信是负责约略地调查受到阴极影响的人的健康状况,并派人以最快的速度下山,去寻找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拨打救援电话,俩人在讨论结束后就迅速地行动起来,王信先是找了几名眼熟的弟子,让他们有序下山联系外界,之后王信通过大声地询问,找到了几位会医术的阴阳法师,组织他们对受伤的人群进行简单地问诊及救治,王信分配完他们的任务后,就走近了一位呆坐在阴极封锁线外的阴阳法师,试探地问到:“这些倒在地上的兄弟们是怎么了?莫非是受到了阴物的影响?”只见这位阴阳法师双眼无神,好似没听见他说的话一样,对王信小声嘟囔着:“没用,都没用,你说!这怎么可能?”王信看出这人现在的神智有点不清醒,便小心地将他拖拽到自己身后的松树边,让他倚着树木坐下,紧接着又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小瓶清凉油,熟练地打开了瓶盖,把瓶子倒置,用瓶口朝着左手食指的指尖点了点,然后用食指小心地在这人的太阳穴处绕圈涂抹,在看到其紧锁的眉头放松下来之后,王信便起身走近了另一位呆坐在地上,安静地望着阴极的阴阳法师,不出王信所料,这人的症状与刚刚被自己拖拽到树边的那个人的情况一模一样,适值王信思索之际,就听到了伊云正在大声地向众人做出告诫,她要求附近的人群不要使用阴阳法术去攻击阴极,更不要跨过封锁线靠近阴极,随后又说了些安抚众人情绪的话语,在讲完这些后,她就瞅见了正在看着她的王信,伊云便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用右手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水,如释重负地对他说到:“王信兄,你这边怎么样了?”王信对着伊云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到:“我这边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山下的救护人员上来了,你那边……”就在这时,郭萧宇略显慌张地出现在了伊云与王信的视野之中,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王信笑着伸直右臂,用右手指了指郭萧宇,示意伊云招呼他过来,伊云心领神会,便拿起了放在裤兜开着手电筒模式的手机,朝着郭萧宇摇了摇,喊了一声“这里!”萧宇很快就发现了王信与伊云,看到他俩正在微笑着看他,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小跑着挨近了他俩,王信率先打趣到:“怎么这才到?我们都忙了好大一会了!”郭晓宇用右手挠了挠头发,略微低着头,抿了抿嘴唇,笑眯眯地说道:“我也察觉到了磁场的变动,可是师傅让我在庙里等他,我不能在没见到他老人家前就先走了呀,后来我就听见下面乱糟糟的,我也挺着急的,就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想给你们打个电话,结果发现没了信号,这才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便跑下来了。”伊云收敛了一下笑容,略显认真地说到:“好了好了,先谈正事,师傅所布下的定魂阵被歹人破坏了,不知怎地,扰乱了广仙山的磁场,牵一发而动全身,使得此地的阴极显现在半山腰,我们正忙着处理现场的事宜呢,萧宇,目前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你暂时先在这等一会,待到我与王信兄处理好大部分事情后,咱们再继续聊。”郭萧宇听罢,立即表示不用在意他,他自己就站在这里等他们,让他们赶紧忙正事去。
郭萧宇目送他俩离开了自己的身边,看到他们穿着的上衣已然被汗水浸湿,他的心里不是个滋味,郭萧宇很想去帮他俩的忙,奈何自己下来得不及时,已经插不上手了,再加上伊云不让他插手,他就更没了帮助他俩的理由,郭萧宇猜测,伊云不让他参与这些事情的原因,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已经成为了涉嫌杀害他人的嫌疑人,为什么郭萧宇会这么想呢?是因为他在刚才下山的途中,遇到了一位上山寻找他的警官,这位警官在见到他后,用亲切的语气跟他讲解了这起案件目前的状况,让他不要担心,警方一定会查明此事,给他一个公道,可是郭萧宇在听完这些话后,他的内心却变得更加紧张与不安,自己明明是帮了别人,怎么会成为犯罪嫌疑人呢?自己现在的处境,会不会影响到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我只是在做件好事而已啊!我只是想救那个人呀!老天爷呀,你不能这么整人吧!我根本就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呀!就这样,郭萧宇一边反思自己行为上的对错,一边赶往了阴极的附近。
待到伊云与王信走远后,郭萧宇就走近了一棵靠近自己的松树,低着头,用脚踢着一块小石头,围绕着这棵松树来回踱步,思索着自己从昨天下午到现在的经历,不一会,他就看到有三束手电筒的灯光照向了自己,他抬头一瞅,就看到刘大全和两名警官正小跑着靠近他,这使他原本焦躁的内心更添一丝惶恐,这三束白光,就好像三把利刃一样,郭萧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光芒刺向自己。
刘大全率先跑到了郭萧宇的身边,他看到郭萧宇疲倦地打了一个哈欠,还用右手的拇指下意识地反复揉搓着右手的食指,刘大全知道现在的郭萧宇已然到了身心俱疲的程度,即使郭萧宇正在努力地瞪着双眼,用和蔼的面貌看着刘大全,也掩盖不住他双目无神的事实,只是在强打着精神罢了。刘大全通过对郭萧宇躲闪眼神的判断,推测出他已经猜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率先开口,告诉郭萧宇不要受到其他人闲言碎语地影响,警方很快就要查明白这些事情了,现在需要你跟随这两位警官去做进一步地调查,切记要保持冷静,不要冲动。刘大全在说完这些后,就用右手拍了拍郭萧宇左侧的肩膀,朝他点了点头,他也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下刘大全,之后便叹了一口气,跟着两位警官离开了这里。
郭萧宇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恶劣事件,莫名的恐怖景象无法描述,这些景象时不时闪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压得他有点喘不上气,他跟在这两位警官的身旁,边走边想,又进入了自我肯定与自我否定地循环当中,直到他想到警方会问自己什么问题的时候,迎面吹来的一阵寒风打断了他的思绪,使他打了一个寒颤,他想到了自己的厚褂子还在车里放着,不知道自己的车现在怎么样了,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的温度,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把他看明白了,也不知到这其中有什么机缘巧合,使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他就感觉耳朵里有阵阵清风往脑袋里飘,对啊!自己一没犯法,二没违德,我怕什么呢?我在乱想什么呢?这位王氏朋友的死法确实怪异,自己是有义务协助警方去调查清楚这起案件的呀!我在瞎想啥呢?我一定要给他讨一个堂堂正正的公道!若真是因我而致其死亡,我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若不是!我一定要让真正杀人的奸人得到严惩!让他尝尝法律铁拳的滋味!此时,郭萧宇心中的正义之气从脑门顶到了脚跟,眼神也没了之前的迷惘模样,走路都带劲,面容坚定地跟着这二位警官下了山。
警方与医护人员们的车辆,已然有序地停靠在了山下,郭萧宇的汽车也被警官们挪到了山下适合停车的地方,医护人员们有条不紊地执行着专业的医护工作,市里的领导们在第一时间了解到了广仙山的情况,他们经过周密地讨论,一致决定暂时封锁整个广仙山,直到这起可疑的死亡案件被查个水落石出为止,现场的警官们在接到上级的命令后,开始组织山上的非警务人员,带领他们有序下山,这时的刘大全正与一清大师在一块,他俩站在阴极之右,面朝东向,忙着推演阴极后续的变化,王信处理好与伊云商定的事务后,又听从了一清大师的建议,去清点刘大全他们在山上所布置的,用于稳定或调整其小范围内磁场的磁体柱,这些磁体柱是布置定魂阵的关键器具,其外形就是个三脚架,顶部固定着一个镂空的铁球,在这个小铁球的内部,精心安放着一块磁铁,这就是“磁体柱”的大致构造了,若是深入考究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阴阳器具的本名不叫“磁体柱”,变成这个称谓的主要原因,推测是阴阳法师们为了图个方便所致,因为它的本名有点拗口,字还不好写,所以就简化成了现在的“磁体柱”,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这个叫法,民间众说纷纭,也就无从考证了。王信对这些阴阳器具的使用及保存方式了解不深,他宁可反复琢磨令人难以理解的法术古书,也不愿费心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阴阳器具,据传言说,在王信上初中的时候,他爷爷为了教他如何使用阴阳器具,下了狠劲,教得太过,使得他从此以后,不愿再深究阴阳器具及其相关的知识。
就在王信带着一帮人爬到山顶,自上而下开始清点磁体柱时,伊云接到了一清大师的命令,让她听从警方地指挥,协助警官们组织无关人员有序下山,她先前在阴极附近时,之所以不让郭萧宇帮忙,是因为她已经缕清了现有的事实证据,不能让郭萧宇再次介入这起事件之中,以防有人伺机坑害郭萧宇。伊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她察觉出这起案件的许多疑点,都与刘大全有着说不清的联系,虽然伊云不愿相信刘大全是密谋行凶的参与者,但是她毕竟好久没见过刘大全了,人心是会变的,即使刘大全不是参与这起案件的凶手,也要让郭萧宇多加小心,不能再让他陷入这个泥潭了,于是伊云就向警方提议先把郭萧宇带到警局里审问,因为他是直接接触死者的嫌疑人,以防他破坏证据扰乱警方下一步地工作。她身边的几位警官在听完伊云的提议后,都很赞成她说的话,于是他们就派了两位警官去阴极附近寻找郭萧宇,让他俩找到郭萧宇后,带他回警局问话,伊云在一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悬着的心就放下了半截,之后她就一边协助警方的指挥工作,一边继续寻找着与这起案件有关的蛛丝马迹。
伊云在协助警方完成组织人员下山的事务之后,又被警方叫去一起封锁广仙山,她因此一直忙到了黎明时分,才和警官们把广仙山完完整整地封锁起来,之前广仙山不是要建设旅游风景区嘛,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项目已经停工了,通过查阅广仙山项目建设进度的公告,我们了解到施工方的计划是先把广仙山的阳面作为施工重点,也就是郭萧宇从山底爬到山顶的那一面,这就导致广仙山的阴面除了一条上下山的石径小路外,就都是些杂草树木了,由于这条小路在晚上很不好走,所以警方决定从阳面的山下开始行动,最后在阴面的山下完成对广仙山的封锁,这就是现在的伊云为何站在阴面山脚下的原因,零星的蚊子在她的耳边嗡嗡作响,弄得她心里很烦,用手电的灯光寻找这些小玩意吧,还逮不到它们,只能作罢。因为警方的临时指挥部就在阳面山下的停车场里,再加上现在的手机和对讲机都无法使用通讯功能,所以警官们只能走回指挥部汇报情况。她与身边的警官们一同商讨了如何回到停车场的问题,伊云先是听了一会他们的提议,在听到有人说出与自己的观点相近的发言后,她便附和道,若是沿着山脚绕回停车场,路程肯定比再走一遍石径小路要短,可是阴面这一侧的地形大家都不熟悉,万一有个意外,磕碰到了身体,是极不好的,不如沿着来时的路再走回去,虽然路途远了点,但是路面的安全性是可以保证的,警官们在听完伊云的提议后,便一致决定按照伊云提出的办法回去。
警官们一边讨论着此次案件的线索,一边朝着山顶走去,在他们快要走到山顶的时候,伊云从一位警官的口中得知,死者的父母一直与刘大全有着密切的联系,她果断确定刘大全一定参与了此次的伤亡事件,可惜自己掌握的证据不多,没办法推断出刘大全的作案动机,新的疑点不断显露在伊云的眼前,她感觉自己快要记不住这些线索了,为了避免自己遗漏掉某些关键的细节,她就跟警官们说了一声,让他们先行下山,不用管她,她一会还得去阴极附近帮忙,在这里就分开走吧,身边的警官们都对她的想法表示理解,便没多说什么,伊云在听完他们说的“再见”后,就将手中的手电筒交给了靠近自己的一位警官,警官在收下后,就问起了这把手电筒的缘由,伊云解释道,这个手电筒是先前她在组织人员下山时,一位警官塞给她的,这对她在夜间处理各项事务有了很大的帮助,现在的天空已经被日光染成了深蓝色,虽说太阳还未升起,天色还有点灰暗,但是现在的亮度已经可以看清路面,再加上她现在不和警官们一起下山了,在此刻归还手电筒最为合适,警官们点了点头,便朝着山顶走去,伊云放慢了脚步,她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了手机,走走停停,把自己认为重要的线索逐一记录在手机里,不知不觉间,她就走上了山顶,清晨的缕缕阳光穿过薄薄的雾气,照射在伊云的脸上,天空中的云彩已经被太阳的光线染成了橙黄色,如果伊云在往常看到如此景色,她肯定会拿起手机拍摄几张照片,然后从中挑选出一张自认为最好看的图片,再配点诗词发布到朋友圈里,可惜今天不同往日,伊云只是走到小庙门前站定,把手机重新放回了裤袋,驻足欣赏着如此美景,任由清风徐徐地吹动着她的秀发,这使她的身体放松下来,活跃的思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一夜,她不由得感叹了几句,便开始朝向阴极走去。
就在伊云的脚刚刚踏到下山石阶的瞬间,她的身体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饥饿感一下子就冲进了伊云的思绪,这使她回想起了自己吃过的各种美食,尤其是她在游学期间经常吃的小笼包,那个口味真是一绝,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能说是汤汁饱满,又鲜又香,真的想再吃一顿啊!伊云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她看了一眼衣服上的汗渍,回想到自己从晚忙到早,被这些事务整得晕头转向,此前积压已久的恼怒情绪,在心底里一瞬间冲进了自己的思绪,她使出凶巴巴的眼神看向身边的一颗老树,产生了打它两拳的冲动,在马上要动手的时候,伊云被一只喜鹊地啼叫打断了思绪,她不由得笑了起来,被自己刚刚的状态逗得合不拢嘴,不能在这里耽搁了,得抓紧时间下山了。
在阴极的封锁线外,就剩下一清大师和刘大全了,伊云已经走进了荒地附近的松树林,她看到刘大全正在拿着手机计算着什么,一清大师则是坐在刘大全一旁的小马扎上,马扎的一侧还有一个矿泉水箱子,一清大师的右手拿着一截小树枝,一边跟刘大全说着话,一边用树枝在地上写起了算式,通过一清大师说话时的语气来判断,他似乎与刘大全的见解不同,因而起了争执,待到伊云走近后,他俩才停止了争论,各自对她打了声招呼,伊云礼貌回应后,她就看到一清大师把左手放进了矿泉水箱子里,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和一袋吐司面包,朝着伊云递去,这时的她在看到食物后,眼睛瞪得直冒光,在谢过一清大师后,伊云迅速接过水和面包,蹲在箱子旁吃了起来。
一清大师与刘大全不再争辩之前的问题,开始讨论起了阴极后续的处理计划,伊云在喝下瓶子里的最后一口矿泉水后,便长舒了一口气,再一次向一清大师道谢,一清大师只是笑着朝她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伊云在礼貌地点头回应后,就加入了他二人的讨论当中,当伊云谈及到王信时,一清大师就放下了右手握着的小树枝,拿起立在地上的矿泉水瓶喝了口水,稳重地说到:“王信有事先回家了,三大家族的话事人也来过了,我先接着说啊,这个如何处理阴极的显现的问题,这事吧,只可缓治而不可急攻,我跟他们也是这么说的,根据我与大全的推算,山上的磁石柱只需要按一定的顺序清除,阴极就会自然地消失,这个,这个清除的顺序我跟大全还在计算,嗯,还有,三大家族已经不让我管事了,哈哈,看你们的啦!”一清大师用双手扶住双腿,胳膊猛地一使劲,顺势站了起来,用略显沮丧的语气对伊云说到:“剩下的事,就让大全跟你说吧。”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弯下腰,拾起了放在地上的小树枝,朝着下山的方向走去,刘大全看到一清大师正欲离开此地,就放下了手机,走到伊云身边,对她说道:“伊云,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我一时间讲不清,咱们一边下山,一边再聊这些事,我跟师傅忙了整整一夜,可笑的是,我俩一件正事没办,我想起这事就生气,王家和郭家的话事人非得过来掺和一脚,这俩人是真能瞎聊,我真服了,吵个不停,一直吵到天亮,这不,刚刚送走他们。”说到这,刘大全就露出了烦闷的表情,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跑题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接着说到:“伊云,真不好意思,说多了,师傅年纪大了,得赶紧让他回家休息,咱们走吧。”在刘大全说完后,他俩就走近了一清大师的身边,刘大全搀扶着他小心地朝石阶迈着步子,伊云看到此情此景,也不愿再说些什么,便安静地跟在刘大全的身后,随他二人下了山。
太阳散发出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躺在床上的柳肖被闹钟发出的刺耳响声吵醒,他疲倦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双目无神地看着身前的衣柜,回想着自己在昨天参与的各种事情,他突然想到自己在凌晨回到家后,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再加上他不想吵醒已经入睡的媳妇,便蹑手蹑脚走到客厅,脱下鞋子,躺到沙发上睡着了,也没想着换睡衣,这时他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穿着整洁的睡衣,舒舒服服坐在床上,他就傻笑了一下,知道自己又让老婆操心了,心里暖洋洋的,随暖流而来的干劲充溢着他的身体,柳肖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带给老婆和孩子更好地生活!一定要建设好秋兴市!一定要让居民们都过上更好的生活!他坐在床沿之上,一边点着头,一边用自信的眼光盯着衣柜,右手不自觉地锤了空气俩拳,他老婆听到了床上的动静,便在客厅喊他快点起来吃早饭,要不然饭菜就凉了,柳肖在听到媳妇的呼唤声后,连忙回应了一声,迅速起身打开了衣柜,发现自己昨天穿得衣服不见了,他就想到自己的衣服应该在沙发上放着,便朝着客厅走去。他走到客厅,却不见自己的衣服,他媳妇知道柳肖在找什么,笑着说到“找不到了是吧?我看你衣服都脏了,就用洗衣机给你洗了,在阳台上挂着呢,你去拿去。”柳肖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责备到:“哎呀,不用你弄,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弄这干嘛呀!以后别再这样了,知道了吗?”柳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阳台拿起衣服,他媳妇摇了摇头,笑着回答到:“你呀,也就剩下嘴硬了,快来吃饭吧,饺子都快凉了。”柳肖在向妻子道谢后,就走进了卧室换好了衣服,就在他刚拿筷子准备吃饭的时候,便听到放在床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他赶忙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饺子,起身去卧室里拿手机,打开屏幕一看,是自己秘书的手机号,他便清了清嗓子,随后接通了电话,用温和的语调问到:“是有什么事情通知我吗?我跟你嫂子正吃早饭呢。”秘书在听完柳肖说的话后,便开口回应到:“市长,文化局局长在刚刚组织了一场有关于传统文化的辩论会,请您于早八点前出面参加,由于参会人数过多,与会地点暂定在鸿运大楼内的会议室。”柳肖听罢,便回复了一句“辛苦你了,我吃完早饭就赶过去”,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与自己的妻子有说有笑地吃完了早饭,他正想着把碗筷给收拾了,就看到媳妇立马夺过,说是让他赶紧上班去,别耽误了公事,柳肖再次谢过她后,就走进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紧接着上了个厕所,之后就拿出了鞋柜里的袜子和鞋穿到脚上,最后把工文包与汽车钥匙拿上,在门前跟媳妇说了一声后,便提着今天需要扔掉的垃圾出门了。
柳肖很快就抵达了鸿运大楼的外围围墙,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开车来到这个地方,因为柳肖在一般情况下是晚上才来这里的,所以他对酒店的外部建筑构造一直没在意看过,也就对门口摆着的非洲狮子雕像有点印象,这俩大石狮子张大嘴巴,怒目远视,一只的脚底踩着一把石剑,另一只的脚底下踩着一面石盾,很是气派,柳肖刚把车开到围墙的门口,他就看到有两位安保人员,穿着华丽的礼服,在院里把大门打开后,恭恭敬敬地对他鞠了一躬,然后他俩就走近柳肖的汽车,其中一个人示意柳肖下车,另一个人则是站在这人身后的一米处,再一次对他鞠躬,看样子是要等到柳肖下车,他才会把弯下的腰板挺直,柳肖之前来的时候没见过这种场面,他把车熄火后就急忙下了车,这二人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柳肖在他俩的仪式下坐回汽车的后座时,他们三人的距离才不到一米,汽车很快就开到了酒店的大堂前,他便看见了站在门外的秘书,待车停稳后,车里的两位安保人员就低头斜视着柳肖,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柳肖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仪式性的东西,他就对二人摆了摆手,自己打开车门就走到了秘书的身边。古典吊灯的淡黄色灯光,使人在进入酒店后就会放松下来,特意添加的几盏白色暖光灯,让人提着精神,不至于想睡觉,淡淡的玫瑰香气充斥着整个走廊,一扇大型木门出现在路的尽头,门的两边站着两位安保人员,待到柳肖走到这扇门的门前时,这两名安保人员一边对他和秘书鞠躬,一边打开了大门,柳肖在走近会议室后,首先看到了三大家族的族长跟一清大师坐在一起,这时的一清大师面向郭萧宇的爷爷,用右手在自己面前比划着什么,几位受邀而来的富商一同坐在了一个角落,他们脸贴着脸,在那里小声交流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其他的大部分与会人员,则是坐在会堂内的各处,柳肖一边走近讲台,一边观察着这些人的神色,他看到好多人的脸和耳朵都红了,这绝对是与其他人进行了激烈辩论的结果,他向秘书询问了这些人的讨论情况,经过秘书简略地解释后,他知道了众人对广仙山暂行的处理办法褒贬不一,今天这场会议的主题,便是敲定具体的实施办法,完善后续的处理对策,柳肖又听闻一清大师一直在讲些玄幻之事,他就忍不住抿起嘴笑了起来,他从小就不信这些阴阳怪事,顶多当个乐子看待。司仪见到柳肖走近了前排,便用话筒让大家保持安静,会议即将开始,请大家各就各位,柳肖在找到自己的位置后,礼貌地让身边的众人坐下,众人连忙让柳肖先坐,就这样,与会人员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安静地等待着会议的开始,文化局局长站起身,向到场人员致欢迎词,在经过一轮鼓掌过后,此次大会就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