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怕吃苦的蒋小姐 > 第四章
听到周慧存忽然对自己说了一句,你应该认识她的,梁槐景不由得一阵错愕。
他对对方的印象,还停留
居然真是认识的那是不是他以前得罪过对方,所以对方才讨厌他
他忍不住皱起眉来,周慧存见他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你这也算是贵人多忘事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记得。”周慧存调侃他道。
梁槐景有点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好奇的问“所以她是”
“你刚毕业定科那一年,三月份的时候,你带过一个叫蒋思淮的实习生,记不记得”周慧存问道,问完也不等他回答,就继续道,“当时小姑娘呢,基础知识不太扎实,心也不
“还每天都提问她问题,她被吓得有点躲着你走,老鼠见了猫似的。”
周慧存想起当时小姑娘瞪着一双圆眼战战兢兢跟
叹了口气,继续道“然后有一天,你们新了一个低钠血症的患者,你问她,这个病人低钠血症,你准备怎么诊断和治疗”
梁槐景
再听她说他带的实习生,叫蒋思淮,很快就想了起来是谁。
顿时一愣,今天来的是那个小师妹吗
应该是她,当时他只带了她一个,上级邢亦斌还开过玩笑,说他管学生管那么严,原来这就是独苗的待遇。
可是感觉不太一样,蒋思淮的变化有点大,她以前是长头
再加上也过了好几年,当时只相处过短短一个月,交流也不算多,他忘了对方也不奇怪。
周慧存见他面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便笑道“想起来了吧那你还记不记得你那次怎么骂人家的”
“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有错,师姐你就别提了。”梁槐景一脸尴尬。
刘蕊听八卦听得正入神呢,闻言立刻道“那不行,慧姐你快说,老梁怎么骂人家的”
周慧存微微一笑,一把掀了梁槐景老底“他当着全办公室上上下下的面说人家,临床思维一塌糊涂,不如回去种地,不要当什么医生了。”
刘蕊闻言顿时震惊的看向梁槐景。
和她一样反应的,还有其他几个同事,无一例外都是很年轻的后辈,有刚来不到三年的同事,也有规培生和实习生。
而隋渊和邢亦斌则是微微一笑,道“确实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
刘蕊便很好奇,因为
业务能力一流,跟他搭班很放心,几乎什么意外情况都能处理,他话也不多,偶尔提点学生几句,叫学生做事也不会觉得理所当然。
他对学生固然要求严格,但讲课或者开小灶的时候呢,讲解也都量细致,学生回答不上问题,他虽然会失望,但也不会凶人家。
大家私底下都觉得,他和他的老好人上级邢亦斌太像了,只是没人家那么爱开玩笑又松弛。
他好像总是绷着,自己特别努力,也希望带动别人一起努力,但是别人要是实
可现
梁槐景顿时赧然,想解释什么,周慧存就继续道“你不知道,你说完人家,小姑娘当着大家的面没吭声,转头我去洗手间,就看见她对着墙角的垃圾桶掉眼泪。”
“不是吧”刘蕊惊呼道。
梁槐景闻言一愣,错愕的看向周慧存,神色一秒变得忐忑“师姐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我”
“思淮不让我告诉你。”周慧存叹口气,解释道,“当时我都吓到了,赶紧把她带到休息室去,跟她说你就是急眼了才失态说那些刻薄话的,她做得很好了,还可以慢慢进步,当医生嘛,谁也不是一开始就能独当一面的,你师兄那种属于是变态,咱们不跟他比。”
梁槐景一噎。
周慧存继续道“结果她跟我说,她就是不想当医生,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能这么想。”
顿了顿,她转头看向梁槐景,叹气道“你也不用自责,你虽然骂得她难受,但她当时情况应该是比较复杂,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是考上研了的,但是不想去。”
梁槐景脱口问道“为什么”
“说是不喜欢。”周慧存耸耸肩,“后来她父母应该是妥协了的,不然也不会拿钱给她去开店了。”
刘蕊听到这里忍不住啧了声,说了句“那她爸妈还不错啊,也是,干什么不比当医生强啊,拿着卖大白菜的钱,操着卖药的心。”
又问梁槐景“我刚才看到人家了,长得那么可爱,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不是我说,对着这么个甜妹,你是怎么骂得出来的啊你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的吗”
梁槐景闻言嘴角一抽,“这是职场,我以为评价一个人的应该是工作能力强与弱,而不是漂不漂亮可不可爱。”
这下轮到刘蕊一噎,好家伙,立马占据道德制高点了属于是。
梁槐景扭头对周慧存解释自己当时这么做的原因“她其实很聪明,做事能力也有,一开始病人虽然有点手忙脚乱,但也渐渐做得不错,经常有病人和家属跟我反映,说我带的那个小同学人蛮好的,他们有什么不懂的问到她,她都很耐心很仔细的解释给他们,也很会安慰人,老人家见到她就觉得很喜欢。”
“我当时就觉得,她其实是有能力做好的这份工作的,为什么这么不认真,每次晚上值班,书没看几页,一问三不知,捧着个手机跟值班护士聊娱乐八卦美食衣服倒是头头是道。”
“来了个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病人,还
他说到这里也像周慧存刚才那样叹口气,“我不理解,我很生气,所以才忍不住骂她。”
大家听到这里都忍不住摇头失笑,怎么说呢,虽然觉得梁槐景把人家小姑娘骂哭了挺狠,可是站
梁槐景苦笑,想到后来他想跟她道歉,但看她已经很明显的躲着他走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实
于是只好不让她做这么多事啦,甚至是放松对她的要求,想着大概她是对内分泌疾病没兴趣,也没关系,以后上班了会请会诊就行。
一直到她来找他签出科材料那天,他都没来得及跟她道歉,她走太快了。
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随着时间流逝,他放下了这件事,也渐渐忘了她,唯一的改变,是他对学生的态度委婉温和了许多。
但是他没想到,时隔几年,他会突然再见到她,而这次,她是患者家属,是面包店的店主,似乎已经离临床很遥远。
梁槐景忽然觉得很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骂了她,她才自暴自弃。
周慧存这时道“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老邢当时还说呢,你这是对独苗关注得太过了。”
邢亦斌坐周慧存的另一边,听到这句,就点点头,探头对梁槐景说“所以后来有一段时间慧存就不给你分独苗了,至少两个,这样一个你不满意,还有另一个能转移一下你的注意力,不然你们俩一个太失望一个太害怕,俩人都难受。”
当时正好是周慧存的住院总任期,她要负责把每个月来科室的新学生分派给每个带教。
梁槐景微微一愣,回忆起那段时间,确实是持续了好一阵,他带的学生少则两个,多则三个,周慧存和邢亦斌还时不时让他帮忙给自己的学生开小灶,后来隋波也加入进来。
他这才知道,当时还有这么多后续,不由得很不好意思,“原来你们”
顿了顿,很真诚的道了声谢。
周慧存笑道“我们是一个组的嘛,不管你哪方面的工作做不好,都会影响到团体嘛,互相帮忙,应该的啦。”
隋波拍拍他肩膀,开玩笑的活跃气氛“要真想谢,请我们吃饭啊”
梁槐景立刻就说好,但周慧存却说不行,苦笑道“我们家那个小祖宗最近水逆,
大家听了,先是关心小朋友身体怎么样,接着感慨小孩子
刘蕊则是感慨了一句刚才听到的事,说果然每个新手刚上临床的时候都是问题一大堆的,连梁槐景这样的天之骄子都不能例外。
感慨完,又拿着手机凑过去问周慧存“师妹店里那个面包好吃啊,快推荐一下,好家伙,二十多种,每一种我看着都好吃。”
“蛋挞,要这个蛋挞王,特别好吃,酥皮很棒,蛋挞心特别嫩,不像葡式蛋挞表皮上面有这么漂亮的焦糖色,但是味道比她家葡式蛋挞好,还有这个菠萝包,你要是加黄油,味道就太棒了,送来要是冷了可以加热加热,可颂也好吃,这个奶油面包给的奶油特别多,还有这个蓝莓麦芬和香蕉麦芬,蛋糕都不错,蒙布朗
听着周慧存说得头头是道,刘蕊很苦恼“我就一张嘴,也不能都点啊。”
梁槐景这时就说“那我请大家吃蛋挞吧”
这个好,再没人跟他客气,刘蕊立刻数人头,下了蛋挞的订单。
刚下好单,治疗组的老大徐萍就出现
“现
徐主任问他有没有出院的,他说明天有一个。
“那你跟我来,一个v的病人。”徐主任点头道。
周慧存他们一听,立刻往椅背上一靠,一副要敬而远之的姿态。
干这行的都懂,都未必好伺候,v,那得是多大的佬啊,还是让梁槐景去吧,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梁槐景跟着徐主任出了办公室,才知道病人是首都过来容城考察的一位老首长,中途突然很不舒服,来医院就诊一查,血糖17o,协调了一下工作进程,决定先住几天院。
秘书已经
去病房的路上,梁槐景竟然又碰见了蒋思淮,她站
转头看见梁槐景和徐主任,以前查房的时候被这两位联手提问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贴墙站好。
如临大敌的姿态让路过本来想跟她打声招呼的梁槐景怎么都张不开这个嘴。